【洋灵】是错觉吗

洋灵,吸血鬼paro。

“他”=超鹅,另外一方就是洋哥。

不带全名所以就不要上升正主了。

ooc有,私设有(吧?),不接受就bye。



黑色长袍唰地掀起,他还没缓过来,眼前已是一片漆黑。


他第一时间就想把落在头上的长袍掀起,然而只看到一点微弱光线勉强窜进袍子里,一双手突然伸进来捧住他的脸蛋,能感觉罪魁祸首轻轻的捏了捏他的脸颊,接着有什么东西碰了碰自己的额头,有点柔软,他想可能是一个吻。


像是人们细心呵护着自己珍藏的宝物似的,那双手冰凉的让人忍不住牙齿打颤,可是却不知为何,他觉得对方的动作温柔的不可思议。


他悄悄的将袍子提起,直到能稍微看到外头、却不会露出自己双眼的高度,就看见有条项链在眼前晃呀晃。很眼熟,他想到他收到的那条项链和这条实在神思,几秒后他才反应过来——


这不就是他的那一条吗?嗯?


“你拿了我的项链?”

“是。”


言简意赅的回答让他无话可说,此时此刻,他可没那胆子惹对方麻烦。宠归宠,纵容归纵容,可有时候放纵到其他领域去……那苦的就是自己了。


他只能愣愣的喔了一声,然后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小尾巴无处摆放的在半空中不知所措,背脊已经被迫贴在墙上,已经没办法藏到后头去了;要乖乖放平……总觉得很容易就会被压到,那可得疼得哇哇叫,只得茫然的用尾端在地上画着小圈。


“怎么了?这时候就会怕你洋哥了?”


他听见那人这样笑着揶揄,已经能想象到对方说这句话时,勾起一点嘴角、眉毛微微挑着的模样。那人对于自己长相掌握的很好,什么角度、怎么笑才是最能让人动心的都知道,但不知道的是,让他动心的可不止这些。


其实不是怕你,是怕自己。

怕自己越陷越深。


他撇撇嘴,没敢说出口。

也不知是脑子抽了还是怎么,他突然心血来潮,把长袍用力一掀,双手用力推倒了对方,张开嘴露出自己的锐利的尖牙,像是小孩无计可施的唯一反抗,又像是示威恐吓的从喉间发出嘶声。一连串动作完毕,脑子回来了,但后悔也来不及了。


的确是吓到了那人——但那也只是吓到,换句话说就是给自己拉了一波仇恨——他才发觉自己的手指紧紧抓着对方的肩头,不知为何,居然有点自己是在挑衅和邀请的错觉。


真的是错觉吗?还是他只是在说服自己是错觉?


还没理清思绪,对方已经有了动作。那人将他的手从肩上轻轻拿下,捏着手腕拉到面前,四目相视时那双眼满是执着,低下头在无名指的指关节处,落下了蜻蜓点水的一吻。想说的估计是想就让他自行意会,另外一手绕过他的腰收手一拦,在腰际轻轻一拍:你怎么又瘦了?小弟,小孩子就是要多吃一点。


他的棕色双眸眨了眨,耳尖不可避免的红透。他觉得自己就快沉溺在这人的怀里了。这片汪洋暖和的将他融化成蜜糖糖浆,他居然舍不得离开。


小孩不一定懂何谓爱情——但是那人也是小孩,他不懂,我不懂,那就不懂吧。

于是他反手一抓,也将那人的手往嘴前一拉,掰开对方的手指,张嘴就在对方的无名指上咬了一圈齿印,笑容中无法避免的泄露出一点满足和渴望夸奖。不管做几次类似的事情,总让人不免脸红心跳,却又有种胸口被填满的满足感,同时因为期待对方的回应而提心吊胆,心脏空落落的,矛盾得很。


幸好那人笑了,摸了摸他的头,把他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搞得像是个随时会有小鸟飞来的巢。


但他不怨,他不在乎,他只想亲亲那人。

不管是哪种爱,只要是被唤为情,那便是他想和对方分享的爱。
爱是偏执的想念。

想你在身边,想你看我笑,想你为我笑,想你只想我。

他想,那人就是他的“偏执的想念”。





-没了。

开不了车,再见。

我狠不下心哪。(……)

评论(2)
热度(20)
© KziKzi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