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雷】為愛瘋魔

安雷,不是分手


-

安迷修瞪着自己鞋尖,数地上蚂蚁三三两两,看小小蝼蚁背负着被切碎的叶芽,听逐渐远去又逐渐清晰的沉重步伐。


雷狮可能是真的怒了,安迷修还没看到他的脚步踏入视线所及,一隻手强硬的拽住安迷修的领口,他一抬眸便对上一双怒视的眼:「我走了,你就不追上吗?」紫眸似有火光跳动,彷彿那片紫罗兰花海着了火,安迷修想要熄灭那火焰,他怕花海成了火海,秘境成了遗迹,但他收紧双拳还是只能忍住。


安迷修逼迫自己直视对方双眼,正如直视自己做的抉择。认清事实并不难,难的是面对事实。他深吸一口气,是想趁机在最后贪婪吸取一点那人衣襟的淡香,也算是给自己壮点胆,「骑士的职责不在得到幸福。」他说...

【安雷】承诺

安雷分手。
OOC。

——

安迷修点了点头,对自己承诺。
其实他也不清楚究竟应了自己什麽,眼前迷迷煳煳黑影朦胧的很,睡眼惺忪像个睁不开眼的傻子,伸手捞到的只有流动空气,他终于想起自己为了什麽。

雷狮离开了,何时不知道,反正不是今朝就是昨日。在说爱之后就潇洒离去——或许是落荒而逃?不可能吧,毕竟是雷狮嘛。
安迷修才发现自己似乎没有那麽了解雷狮了,摘下滤镜后一切变得雾茫,可戴上滤镜就是准确的吗?

脚掌踩着毛绒拖鞋,原地踱了几步才穿上,安迷修不免打了个哈欠,昨夜似乎太晚入眠,紧张扰人清梦,就连今早醒来也是如此,他早醒了,只是他不愿睁开眼,即使胳膊边的冰凉刺痛了心,雷狮离开了。

雷狮离开了。
那他承...

是電繪,淚痣真好555

【安雷】一个不怎麽样,却足够美好的故事。

OOC有


-

安迷修是个不怎麽样的吟游诗人。


他抱着一把不怎麽起眼的吉他,拖着内容物并不怎麽多的滚轮行李箱,走在不怎麽样的乡间小路,他是现代少数的吟游诗人。


他靠着即兴演出,获得不怎麽优渥的金钱,住在条件不怎麽好的客栈民宿,一直到他遇到了那位不怎麽友善的民宿老闆。


那位先生有着和辽阔银河相似的双眸,那双好看的眼睛总让他想起他曾看过最美丽的紫罗兰花海——有可能还比那片花海更美丽,他早就忘了如何比较,那位先生并不需要依靠比较去解答出他的好——或许有时候说话带了一点傲气,又或者是民宿提供的餐点不怎麽香味四溢,但是看着那位民宿老闆,他居然胃口特别特别的好。


那位老闆叫雷...

© KziKzi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