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维】朱槿

赛维,ooc,今天的练习

喂?喂喂喂?维鲁特?

干嘛。

好好的假日,没有任务缠身,维鲁特正躺在床上戴着耳机听歌假寐,谁知道突然有通电话插播进来,打断了他的惬意。

若是别人也还好,偏偏是一早就不见踪影的赛科尔,他懒得掀开眼皮,手指顺着耳机线摸到按键,按下接通的瞬间听到对方连续喂了好几声,感觉到太阳穴都跟着节奏跳了跳。

我就是……呃,确认一下你在干嘛。

不是在外面玩得很开心吗?没事我就继续睡了。

我这不是来报平安嘛。

你还知道要——!

话都还没讲完,突然有个什麽掉在维鲁特的脸上,估计是戴着耳机没听到开门声,压根儿没来得及睁开眼看是谁,但嗅着那味道,八九不离十,赛科尔的外套。

也只有赛科尔的外套,会像是一阵海风裡包裹着一丝铁鏽味。

不难闻,但是维鲁特还是蹙起眉,正想开口,突然谁的手指隔着外套在他脸上摸索,轻轻拂过了他的眼皮,鼻梁,最后停在他的唇上。

他原本想张口咬人,但他还是没这麽做,他可不想咬在赛科尔的外套上。

有个柔软抵上他的唇,只停留了不到三秒,也有可能久得有一世纪,维鲁特愣了愣,突然忘了自己该干什麽。

那柔软离开了一瞬,又重新抵上,这一次就没再离开过,但维鲁特知道身旁的人已经熘走了,因为电话挂断的声音将他从恍神中唤醒。

他没急着起来,睁开眼瞪着披在脸上的外套好一会儿,他才将它拉下,紧皱着眉不懂对方这是什麽操作,一边顺手给对方折好外套。每次都忘了要把外套折好,到处都是压出的皱褶,脑袋到底在想什麽?

他抖了抖那件外套,突然有个什麽掉在一旁,他伸手将那东西捞回来,捧在手心细看。

是一朵被洗淨的扶桑花,看来是在地上刚捡的,赛科尔很久之前就被他告诫不可以乱摘花,如果真想要採,找地上刚落下的,小心翼翼洗乾淨,就像刚採的一样。

维鲁特眼神瞬间变得複杂,也没多想,反正估计赛科尔就是把这个按在自己嘴唇上的吧。
他将花朵放到床头边,折好了外套就放在一旁椅子上,那傢伙不知道跑哪儿了,反正很快就会回来拿外套吧。

赛科尔化为影子躲在一旁,目睹了一切,但是他没心情嘲笑维鲁特,比起那些,他更想扪心自问自己都干了些什麽。

他的手指点在自己的嘴唇上,微微张开的嘴偷漏出他的不敢置信,但不管如何,他已经做了那件事,谜底已经浮出水面,那麽,谜题又是什麽?

“赛科尔,”
他无声的喊了自己的名字,自言自语:“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评论
热度(16)
© KziKzi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