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赛】其实没有那东西

@碳酸金鱼 点的。(我没tag错吧?)
师生pa,学生维X老师赛。
ooc慎。

1

老师。
路普老师。

维鲁特叫住了准备离去的人,说话声音响起时钟声正巧结束,时间压得刚好。

那人身子顿了顿,后脚脚跟才刚离开地面,索性直接脚尖一转,面对向自己最优秀的学生,支手靠在门边,站得潇洒,旁边同学看了都笑出声。

“什麽事,克洛诺同学?”

“我有些事情想找你,赛科尔老师。”
维鲁特看起来是那样一丝不苟,校服整齐服贴,皮鞋上连点髒污都没有。只是讲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赛科尔很明显的察觉到一丝笑意,藏在对方微微眯起的眼裡。

“放学后来我的办公室,维鲁特同学。”
赛科尔一边说着,感觉自己也跟着笑了,转身离去。

2

那是两个人的默契,像种秘密暗号。
姓氏是表面上客套的尊敬,而名字是给亲密的人喊的,亲爱的人。

独立办公室是赛科尔自己的秘密基地,柜子上除了因维鲁特整理过而整齐的书籍,还有好几盒装有变种小生物的培养箱。有着两根角的独角仙正津津有味的吃着维鲁特刚换上的果冻,好像把这位常客当作自己的另外一个主人。

维鲁特知道,那位明明岁数比自己大上一些的赛科尔老师,其实心裡头还像个大男孩。贪玩,爱好新奇事物,脑海裡有着无边无际的苍穹、湛蓝广阔的海洋,还有好多新奇的小玩意儿。

他和对方这样形容的时候,赛科尔还在把玩着上课时用来指黑板重点的伸缩棒,上头有个白色的小手势,橡胶手指戳在维鲁特的胸口,就好像那裡是今天课堂最为重要的答案。

还装了你。赛科尔说。

维鲁特无奈的抓住那根不安分的指挥棒,想从对方手裡抢走不成,反倒把某人顺道拉进自己怀裡,路普老师前一秒还觉得好玩,下一秒就因为骤近的距离而慌了手脚。

“门没关!”
赛科尔低声警惕,即使他压根儿不在乎,甚至可以说是觉得刺激的不行,但他知道对方可是学校最看重的优良学生,要是出了什麽差错,他可没有方法可以挽救。

维鲁特抬眸往门缝望了一眼,又看回赛科尔的双眸,能看见他自己的倒影,好像自己本来就装在对方清澈的眼底,那裡似乎才是自己的归宿。

“你的办公室乱成这样,根本不会有人来。”
维鲁特好笑的调侃道,抬手遮住路普老师那双能虏获人心的眼睛,堵住对方的咧嘴一笑。

3

赛科尔能住进学生宿舍,全属意外。

美丽的意外,他家裡遭窃,被偷的是学校重要的研究报告。

他当初就和学校说过了不能带回教师宿舍做,然而上头逼他回家也得继续研究好儘早完成实验,没想到还真被偷走。

报警后他成天说着可能会有累犯,学校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把这位倒霉的老师安置在唯一一间,只住了一人的学生宿舍。

维鲁特曾经问过他,到底是什麽研究报告那麽重要。

路普老师眨了眨眼说,大概是维鲁特同学的心。

被自家学生回赠了白眼和一击蹬踢。

啧,对老师态度不佳,还什麽优良学生。
赛科尔揉着自己发疼的大腿心想。

维鲁特一边琢磨着对方的话,似乎领悟到些什麽,转过头就发现对方已经大字型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3

维鲁特觉得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够用。

别科都能把握的很好,就是某个家伙的课,偏偏会有几处记不清。

例如解剖青蛙吧,考题上的五脏六腑会让他想到,路普老师在台上实际示范的时候,总是会笑着露出他的虎牙,告诉大家不要害怕,这些青蛙都是死的,至少现在不是。

灰蓝色的双眸环视台下所有同学,最后会落在白髮少年身上,眨了眨之后开玩笑的说,如果害怕的话就来找我,我会保护你。

贴在身后的人像是紧紧跟随的影子,路普老师尽责的手把手的教导维鲁特,一个个器官的名字落在耳畔,惹得他心痒,闷热的手套让手掌心泌出细汗。

“这位同学,懂了吗?”
赛科尔退后一步站起身,微笑道。

“如果我说不懂呢?”

“你肯定懂的。”

“嗯,我懂……嗯?”
维鲁特捏紧了口袋裡被偷偷塞入的纸条,然后摸到另外一个四方形的塑胶小包装,他愣了愣,感受了一下那东西,瞬间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烧起来了。

“你还太嫩了。”
赛科尔抬手,勉强遮住自己为了憋笑而抿起的嘴,似是无辜的眨了眨眼,便转身去看其他同学的实验进行的如何,留下维鲁特瞪着可怜被剖开肚子的青蛙,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4

“赛科尔,解释一下?”

“没什麽好解释的,维鲁特,你都成年了。”
赛科尔笑着把勒了一整天的领带粗鲁扯下,他一向不喜欢这样的东西,要不是学校逼着他至少把领带打好,要不他可以每天穿着短T就去讲课。

维鲁特不想废话,可能是刚回到宿舍来不及开空调,他穿着制服却觉得燥热的难受。

“来,老师准备好了。”
赛科尔张开双肘,挑衅的挑了挑下巴。

……蠢。
维鲁特一边想,还是欺身压上。

只有在这人面前他可以不必当个乖宝宝,他可以把某人弄哭也不会惹来流言蜚语,不需要去迎合别人,只有某人要迎合自己。

他可以感受到人的体温,而不是冷冰冰的严肃面孔。也不需要去听那些同龄人们口中的八卦新闻,他对那些其实没什麽兴趣——

除非八卦主角是路普老师,要不他压根不会空出一点思绪去听。

这种的感觉很好,像是在偶尔的放纵自己,也像是在放任自己的思念,付诸行动让他心裡居然涌起愉快的情绪。

5

毕业那天,维鲁特才知道原来赛科尔早在一个月前交了辞呈,说是这人学期一结束就要离开学校。

他总觉得心有那麽一点不甘,凭什麽自己不知道这件事情?

凭什麽?

在哭泣和笑声中穿梭,维鲁特四处张望着,想要找到那位欠他解释的老师,突然有个强而有力的手抓着他的手臂,把他带往拍照处,维鲁特一瞬间走得踉踉跄跄,又走了几步才找回平衡。

他皱着眉把疑问扔到赛科尔耳裡,负责拍摄的人喊了一句要拍了,他才回过神。

“凭我要跟着你。”
赛科尔把一束花塞进维鲁特手裡,伸手把他的肩膀揽了过来,在相机前笑得灿烂。
“克洛诺同学,恭喜毕业。”

维鲁特愣了愣,忍不住勾起嘴角,闪光灯将这一刻暂停了,回忆停驻在拍立得上,宣告着有什麽东西结束,又有什麽新的开始。

所以当初到底研究报告有没有遭窃?
翻回去最上面看题目。

 
评论(2)
热度(55)
© KziKzi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