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最后一日

是安雷社团的审核文。

最后一日。


该走了。

他口中轻声提醒着,但谁都没有起身。安迷修的手指还捏着地上杂草,长期紧握剑的指腹蹭过叶脉,感受其中的凹凸起伏。

他好像说过再见,也可能是说永别,但不论是何者都不代表实际,没有人可以预测未来,就算是死亡亦是如此,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遥远的将来,死亡会将他们的距离拉至几亿光年,也可能将他们缠绕一起,雷狮在说那句话时没有一点笑容,但安迷修听了却莫名想笑,费了好大的力才堪堪压下笑意,将目光从对方身上卖力扒下,去看月光和夜空。

他们毕竟是在参赛,和命运女神的搏斗让人疲倦,就像是斗牛见了人类手中挥舞的红布,安迷修或是雷狮,他们都为着自己那块“...

安迷修送给雷狮40朵红玫瑰

安迷修送给雷狮40朵红玫瑰。

雷狮将玫瑰都插进花瓶裡了,就搁在阳臺外,可是花瓶裡头并没有装水。

「这样花不是枯的比较快吗?这种没有结果的涵义,还是早点死去比较好。」

【安雷】來日再見

安雷。
保鏢殺手安迷修×魔法師盜賊雷獅。
ooc,結尾有點沙雕(可能不只有點……)。
呃,總之是沙雕段子。

「魔法師先生——請容許我如此稱呼您,畢竟您的姓名可無人知曉——請講您所竊取的寶物歸還。實際上,我認為您罪不可赦的原因,並不只限於您坑蒙拐騙偷,可能還有那麼一丁點別的因素……」

您的美貌讓我心動,使我喪失自我,連帶著我的身心,墜入您那藏著贓物的珠寶盒裡。

安迷修當然是沒有把最後一句話說出口,只是將手裡的劍鋒貼在雷獅的頸部,那脆弱的血管仿佛清晰可見的跳動著,那人的皮膚白皙得很,此時或許是奔跑後的氣喘吁吁而微微泛紅,若是再用力一丁點,鮮血肯定會瞬間飛濺,像在遠處夜空綻放的煙花...

【安雷性轉】少女日常

之前凹凸翁無料的少女日常內文解禁。
(其實是我忘記放出來了。……)
CP安雷性轉,愛看看不愛看滾。

——

女孩子的身軀纖細又柔軟,就連掌心捏起來也不像男性那樣的富有骨感,反而是軟綿綿的讓人牽了就不想放。

比起裙子,雷獅更喜歡逛牛仔褲或是短褲這類的店家,要不就是跑到男裝店看男裝外套,比起滿是可愛裝飾的女裝,男裝的實用性高上許多,也比較符合他的身高和喜好,偶爾也會去女裝店給安迷修比劃一下新出的裙子,讓愛人穿上自己挑的衣服總讓人心生滿足。

安迷修則是會在首飾店逗留一會兒,看能不能找到兩個人都適合的飾品,有可能是受到羅曼蒂克的電影影響,對他而言戀人之間就是需要有相同的東西作為連繫,例如他們無名指上...

【安雷】為愛瘋魔

安雷,不是分手


-

安迷修瞪着自己鞋尖,数地上蚂蚁三三两两,看小小蝼蚁背负着被切碎的叶芽,听逐渐远去又逐渐清晰的沉重步伐。


雷狮可能是真的怒了,安迷修还没看到他的脚步踏入视线所及,一隻手强硬的拽住安迷修的领口,他一抬眸便对上一双怒视的眼:「我走了,你就不追上吗?」紫眸似有火光跳动,彷彿那片紫罗兰花海着了火,安迷修想要熄灭那火焰,他怕花海成了火海,秘境成了遗迹,但他收紧双拳还是只能忍住。


安迷修逼迫自己直视对方双眼,正如直视自己做的抉择。认清事实并不难,难的是面对事实。他深吸一口气,是想趁机在最后贪婪吸取一点那人衣襟的淡香,也算是给自己壮点胆,「骑士的职责不在得到幸福。」他说...

© KziKzi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