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為愛瘋魔

安雷,不是分手


-

安迷修瞪着自己鞋尖,数地上蚂蚁三三两两,看小小蝼蚁背负着被切碎的叶芽,听逐渐远去又逐渐清晰的沉重步伐。


雷狮可能是真的怒了,安迷修还没看到他的脚步踏入视线所及,一隻手强硬的拽住安迷修的领口,他一抬眸便对上一双怒视的眼:「我走了,你就不追上吗?」紫眸似有火光跳动,彷彿那片紫罗兰花海着了火,安迷修想要熄灭那火焰,他怕花海成了火海,秘境成了遗迹,但他收紧双拳还是只能忍住。


安迷修逼迫自己直视对方双眼,正如直视自己做的抉择。认清事实并不难,难的是面对事实。他深吸一口气,是想趁机在最后贪婪吸取一点那人衣襟的淡香,也算是给自己壮点胆,「骑士的职责不在得到幸福。」他说,「在于守护幸福。」


你成了我心中唯一的王,我便是你忠诚的骑士。你的幸福在哪,我便护送你到哪,而骑士不能说谎,骑士为爱至死不渝,挚爱是你,可你是君主,除非君主的幸福源自骑士,不然骑士哪有强取强求的命。


「除非?」雷狮嗤笑,凭什麽你可以自作主张的把这个选项排除在外?你凭什麽?现在的骑士都那麽嚣张跋扈,为所欲为?唯一的王?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君王吗?嗯?


一连串的质问让安迷修差点没站住脚,他眨了眨眼愣着看他,雷狮不屑回望,撒手将安迷修用力一推,你走吧,没看过骑士这样当的。脚步却停驻不走,还是那样气愤的怒瞪。


安迷修只觉那双眼裡怒火中烧,热气腾腾彷佛要将他心口烧出一个洞,堪堪装下雷狮这名字,又是镶嵌又是烙印,怎能忘却?许是正午阳光太过刺眼,实在是热得难受,安迷修觉得那团火光就要把自己融成糖浆,他想扑灭这场大火。


他总算有了动作,他伸手,就和方才雷狮对他做的一样,揪着那人衣领,往下一扯一拉,就着那人反应不及而微启的唇贴上,正如朝思暮想的相同柔软,算是了了一个心愿。


他不满足于此。安迷修偷偷掀起一点眼皮,眯着眼看到雷狮阖着眼生疏回应,皱起的眼尾透漏了笑意。安迷修想起自己还有好多心愿未解,还有好多心愿有他,还好这些心愿有了如意的机会。


雷狮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走神,两排齿上下一合便割了对方软舌,一点一点渗出的血味让雷狮蹙眉,好像这些都是安迷修自作孽,谁叫他分了心。安迷修疼得鬆口,伸着舌看他,看着还有点像委屈的小狗。


是你害我心猿意马,是你害我走火入魔,是你害我——


雷狮抬手用力揪了一把安迷修的胳膊,后者吃痛的瞬间停住话语,只得将话吞回腹中,但这也无妨,安迷修再度凑上,他知道雷狮明白他心裡所想,他想雷狮或许也想着相同的话。


他想说,是你害我怦然心动,为爱疯魔。


——

雷獅不愿做王,他做海盗,强取强求并无理由,喜欢就要得手。

评论
热度(60)
© KziKzi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