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一个不怎麽样,却足够美好的故事。

OOC有


-

安迷修是个不怎麽样的吟游诗人。


他抱着一把不怎麽起眼的吉他,拖着内容物并不怎麽多的滚轮行李箱,走在不怎麽样的乡间小路,他是现代少数的吟游诗人。


他靠着即兴演出,获得不怎麽优渥的金钱,住在条件不怎麽好的客栈民宿,一直到他遇到了那位不怎麽友善的民宿老闆。


那位先生有着和辽阔银河相似的双眸,那双好看的眼睛总让他想起他曾看过最美丽的紫罗兰花海——有可能还比那片花海更美丽,他早就忘了如何比较,那位先生并不需要依靠比较去解答出他的好——或许有时候说话带了一点傲气,又或者是民宿提供的餐点不怎麽香味四溢,但是看着那位民宿老闆,他居然胃口特别特别的好。


那位老闆叫雷狮。

一个听起来就很酷炫狂霸拽的名字。

安迷修轻声唸出那人的名,在夜晚悄悄的把这个名字刻在行李箱上,小得难以察觉,清晰地让人铭记。


他想要为了雷狮做一首诗,可能是一首不怎麽样的诗歌,但他仍然想用脑袋裡的贫瘠词彙,挤出一首至今为止最好的诗,他想要将这首诗歌赠送于那位其实很好的民宿老闆,他想知道雷狮的反应会是如何。


铅笔在纸上书写时发出沙沙声响,来这间民宿度假的游客似乎不怎麽多,即使在大厅裡、就坐在落地窗旁的沙发椅上,弯着腰在演算纸上写了几个单词后又不甚满意的涂涂改改,他觉得自己真是个不怎麽样的吟游诗人。


没办法写出像样的诗,安迷修就不想离开。他不想在这美好的桃花源——或者说是紫罗兰花园——留下遗憾。他想让这间民宿的好被人看见,但心裡头却有个小思绪默默萌芽。


这麽美好的事物,若是自己藏着掖着,不也很好吗?


他觉得自己怕不是喜欢上这位民宿老闆了。

喔,现在管他叫雷狮,几个月下来他们已经足够熟络,直呼对方的名已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平日会帮忙打杂,换取住宿和饮食;他会在假日到稍远的海岸继续做本职的吟游诗人,一边宣传雷狮的民宿。


慕名而来的游客越来越多,看中两人颜值的小粉丝也逐渐增加,安迷修不止一次看到有几个小女生围着雷狮问东问西了,他撇撇嘴继续扒拉着扫把,已经是秋季时分从树梢上飘落的落叶只增不减,叫人心烦。


或许他该离开,他无法写出足够美好的诗,他无法将足够美好的诗送给足够美好的雷狮。可是他又捨不得离开,他想啊,他想留在这裡,一辈子打杂也好,至少这裡有足够美好的雷狮在。


不知不觉中安迷修已经将落叶堆成一座小山,他思索着这些落叶最终会去哪裡。是不可能烧的,特别拿去做垃圾丢弃也太过麻烦,应该会让这些枯叶自生自灭吧。


会腐败会成为土壤裡的养分,会使树木茁壮的更加美好,对吗?


或许会如此,或许本该如此,或许。

或许没那麽糟。

安迷修笑了,突然自个儿傻笑的模样肯定会被说蠢,但是那又如何?若是欢喜就展露微笑,若是悲伤就抱膝蜷缩,没有什麽是过不去的坎。


除了雷狮。

但安迷修也心甘情愿——他也没想从雷狮的身旁跨过,他就想一直待在那人身旁,过不去的坎不是坎,是一堵牆,让人想要将其改建成家园其中一面的牆。


谁也没说清,反正就是某天公休日,似乎正是安迷修来到这间民宿的一年后,他把这位不怎麽友善的民宿老闆拉到不怎麽样的走廊,油漆重新粉刷过后这裡仍然是不怎麽样,不过是他们两人一起自己漆的,所以这裡也足够美好。


安迷修对这位不怎麽友善却足够美好的民宿老闆说:我是个不怎麽样的吟游诗人,只有一把不怎麽样的吉他,还有不怎麽多东西的行李箱,请问足够美好的你,你愿不愿意把不怎麽样的我,加入你足够美好的未来?


雷狮回他:我是不知道你在说什麽奇怪的东西,不过安迷修,你的行李箱上已经刻了我的名字,你就要负责到底。


于是乎,一位不怎麽样的吟游诗人终于找到了家,一位不怎麽友善的民宿老闆找到了名字的归属,过着不怎麽样却足够美好的生活。


故事说完了。


评论(8)
热度(83)
© KziKzi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