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痛并快乐的爱着

R18有,OOC,久违的今天份的练习

安迷修伸手将他的眼阖上。

他的睫毛细细长长的,刷在安迷修的掌心裡痒得难受,温暖的鼻息喷在手腕上,安迷修能感觉到他的呼吸逐渐平稳,像是终于安心入睡的小猫。

但谁都知道他是个高傲的狮子王,伴随着雷霆降临仰首却不会轻易怒吼,要知道真正的强者不必装腔作势,或许一个眼神就足以击退弱者,或者是让某人为之动心。

不过安迷修很清楚,雷狮多得是让他心动的方式。他光是站在那裡,甚至只是在他的脑海裡,他的心脏就忍不住噗通噗通的狂跳,像是被狮子挠了心头,痛并快乐着。

锥心刺骨疼最能隽永难忘,雷狮似乎就是拿定了这个主意,雷直落在安迷修身上滋滋作响,却只在指尖上带了点刺痛的酥麻,安迷修抬起手才发觉对方不知何时将他的手指啃出一个个齿痕,或许是因为他陶醉于情事,也可能他当时忘情的亲吻着这隻调皮的大狮子的肚皮,唇瓣抵上对方的小腹时让他有种征服的快感,猫科动物可不轻易将肚皮露给其他人看的。

昏黄的灯光映在肌肉上衬出线条的阴影,两个大男人的运动神经都发达的很,激情逼出了汗水,咸湿又黏腻,安迷修忍不住舔掉对方眼角溢出的生理泪水,惹得雷狮下身一紧,安迷修差点就缴械。

雷狮哼了一声,恶人先告状。
安迷修你行不行?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安迷修眉角一抽,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手指沿着他的背嵴画圈,让他痒得扭了扭腰,半是主动半是被迫的将东西送得更深。

或许就是这样的自作孽,完事后两人都累得精疲力尽,被皱烂的床单、散落一地的衣服和塑胶包装、床头柜上摆着的瓶子中液体早已所剩无几。雷狮很没良心的倒头就睡。

比他运动量更多的安迷修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男朋友沉入梦乡,想到地上那些东西还没收拾,他试着挣扎了两下起来之后又懒得使力,索性往旁边一倒,一头栽到雷狮身上,把遭殃的人撞醒,惹来一击踹踢。

他伸手抓住对方懒得伸回去的脚,那人的脚踝很细,圈在手裡却也不会磕疼,雷狮勾了勾脚趾,却也没抽回脚,任由对方这样捏着,手指虚虚圈成一个环,好像能圈好久好久都不会鬆开。

晚安。
他对已经阖上眼的雷狮悄声笑道,直到听到对方不满的发出哼哼几声,才心满意足的滚回床上,往上爬了几下,将沉重的后脑勺埋进柔软枕头,也逐渐入眠。

 
评论
热度(23)
© KziKzi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