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维】午后雷阵雨

【赛维】

呼哩点的。写歪了。
最ooc是我。

“你看这天气,”

赛科尔伸手将窗帘刷拉用力掀起,帘布带起一阵风,顷刻间大把阳光洒进房门,光斑亮晃晃的落在地上,像是天空被砸碎后随意一撒,和赛科尔的咧嘴一笑,映在维鲁特的眼眸裡。

“我们出去玩吧!维鲁特。”

即使有白云遮蔽太阳,炎夏的闷热仍然让维鲁特后颈有些发痒。

从小培养的礼仪使他即使只是随意走在街上也能站得笔直,白色衬衫狼狈的贴在背嵴上,黏煳煳的让人难受,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衣服会不会因为汗水而透出几分肤色,眼前的赛科尔自个儿也闹得汗流浃背,让他的怀疑更加深许多。

他开始有些后悔答应对方出来透透气,至少屋内比较凉快。

海岛的空气总是潮热,彷佛是被融化的焦糖黏了一身,即使维鲁特只走在树荫下,都觉得阳光像是仙人掌上的小刺,挠着皮肤微微发痒。

倒是赛科尔似乎是感受不到夏日艳阳的热情,别人穿着是颓废的无袖背心,穿在他身上就成了青春洋溢的邻家阳光男孩,他才踏出门就一个人往前冲刺,在稍远处才停了下来,双手抵膝微微弯下腰,汗水从额前碎髮滑到鼻尖,又滴落到地板上,赛科尔却还是笑着露出他的小虎牙,回过头等维鲁特慢慢跟上。

好像也没那麽糟。
维鲁特莫名其妙的想。

这座海岛小得在地图上都难以发觉,漫步两个小时就能绕完一圈。为了任务所以来这座岛已经有两个星期久,两个人已经将地形路线大致摸透了,加上赛科尔自个儿很爱打声招呼就往外熘达,双方都知道下一步该左转还是右转,哪一个路口有赛科尔爱吃的冰,哪一个转角是维鲁特会去的书店。

到了海边,两人索性脱了鞋赤脚走在沙滩上,细沙踩着舒服的很,赛科尔转过身一边和维鲁特叨叨絮絮着他的小宠物们又干了什麽傻事,一边倒退着走,维鲁特一边无奈的笑着倾听,偶尔给对方指引哪一个脚步会踩到贝壳,适时把对方一拉好让对方不会踩到碎石,赛科尔被突如其来的一拉便走得东倒西歪,把自个儿逗笑了,就像是调皮的小猫走在谁心上,软得一塌煳涂。

赛科尔拉着维鲁特踩着蜂涌上岸的海水,用力一踢把对方的七分裤都弄湿了一大半,后者眯着眼在心裡啧了一声,弯下腰伸手一拨便让赛科尔全身湿透,蓝眸少年不甘示弱也反击回去,估计是玩心作祟,也有可能是阳光让人晕眩,维鲁特居然也跟着回击,两人彷佛回到曾经一起走过的童年,开始打着幼稚水仗。

天色越来越暗,还以为是夜晚的来临,然而还没等到夕阳,乌云抢先一步带来了雨滴,滴在白沙上让沙子都要结块,也滴在早已湿透的两个人身上。

虽然全身都湿答答的滴水,可要再继续淋雨估计就得生病,谁也没带雨伞,只能连忙离开沙滩,躲到马路边有遮雨棚的小巷口,连鞋子都还没来得及了穿,幸好一路上没踩到小石子。

海岛的雨天没有人会走在路上,只有两个人手肘碰手肘,挤在勉强容得下两人的棚下,头髮还垂着不知道是海还是雨的水滴。

他的右脚小指不小心碰到他的左脚,能感觉到对方身体一顿,却没了下一步动作。维鲁特看着巷外远方,赛科尔盯着他,想着自己肯定是吃了熊心豹胆,手指悄悄碰上谁的手腕,往下移动几点就被牢牢抓住。

手上动作不变,维鲁特却没吭声,只是以后脑勺对着身旁的人,看着那边古厝屋顶上的云朵。乌云灰蒙蒙的看着压抑沉重,但他居然有那麽一丝希望这场雨可以下得久一点,一点点就好。

身旁的蓝髮少年大胆的直接将两人勾着的手改为十指交扣,反正没有人会看到,太阳也找不到,只有两个人的心脏噗通噗通的祈祷,希望乌云能为他们宣誓这一刻的美好能再延长一些。

赛科尔喊了一声维鲁特,只有对方听得到。
后者过了几秒后才慢慢转头,正欲开口就被堵住了嘴。

祷告有效。

 
评论(2)
热度(20)
© KziKzi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