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生气的独角兽

生气的独角兽,水做的雷狮。

安迷修手拿着有着两色的雪糕,将苏打口味和芒果口味掰成两半,原本想着把其中一个给雷狮吃,然而对方不知何时跑去买了牛奶味冰淇淋,两人相视片刻,安迷修放弃了分享的念头,只能自己两根交互着吃,冻得脑子都开始疼了。

雷狮忍不住笑了,嘲笑对方怕雪糕融化而着急的样子,一边好整以暇的把自己的冰淇淋边快滴落的融冰舔去,三两下就快速解决一大半。

他看着自己手裡的饼乾甜筒,裡面还装有还未融化的冰,身旁的安迷修总算是将容易融化的雪糕吃完了,两隻手都沾满甜腻,想牵雷狮的手却又怕惹怒对方,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脚尖等待对方吃完。

雷狮叫了一声对方名字,脸上挂着笑容。

安迷修抬起头,还因为对方和自己心有灵犀一点通,真的打算和他牵手,满怀期待的抬头,眨了眨眼暗示。

你看过生气的独角兽吗?
雷狮问道。

安迷修摇了摇头,独角兽可是神话故事裡的神兽,怎麽可能见过?他还在纳闷着,一时间便有些恍神,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额前浏海被撩起,额头贴上一阵冰凉——

看,生气的独角兽。
雷狮指着他头上那半截饼乾甜筒捧腹大笑。

裡面的冰淇淋贴在他的额上,安迷修先是怔怔的傻住,看着甜筒的影子落在他的脸上,然后慢慢滑落下来,他下意识的抬手接住。

夜晚,安迷修把冰箱裡製的冰全部取出,放在一个碗裡。他坐在雷狮的腿上逼迫对方躺着,然后慢慢的把冰块放在雷狮的肚子上,雷狮被冰得想挣脱却无法,扭着腰想让肚子上的冰块滑落。

安迷修伸出食指用融化的水在雷狮的小腹上画着涂鸦,身下的人身躯一颤,笑弯了眼说你是用水做的吧,看,你在融化,连这裡都泌出水了。

 
评论
热度(22)
© KziKzi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