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宣誓主权

快乐安雷日!



小猫伸出了前脚,一爪子拍在雷狮的小腿。


雷狮还叼着一块刚从烤串上扯下来的骰子牛,他先是舌尖一捲,将肉块捲进嘴裡嚼了嚼并满意的吃了下去,见这大胆的小猫仍然扒着他的腿,眼看自己的裤管都要被扎出洞了,雷狮啧了一声,将整根烤串上头的肉一併吃完后,蹲下身朝着小猫咂嘴,舌尖将唇边那点烤肉酱舔去,眯着眼勾起嘴角,像是在和争夺猎物的敌手炫耀自己的胜利,伸出食指摸了摸那小猫的耳朵之间:


“没有你的份。”


安迷修又烤好了几串,放在新的纸盘上递给雷狮,后者头也不回,拿了一根直接大剌剌的吃给小猫看,眼裡莫名幼稚的敌意似乎在说“看呀,你没有好吃的,只有我才有。”


只有我有。


“雷狮,你真够了。”


安迷修看委屈的小猫向坏心眼的某人不停喵喵叫,擦了擦被炭火烧得发烫的双手,拿了一瓶降温用的冰水,也没急着扭开瓶盖,单单只是敷着瓶身外凝结的小水珠,走到雷狮旁边也跟着蹲下身,一时兴起,朝着那猫儿也跟着喵了一声。


小猫耳朵可灵着,听见一旁有喵喵声瞬间转头盯向安迷修,尾巴骤然冲天直起,神经兮兮的四处张望发现并无同类后便把焦点放在安迷修身上,安迷修用沾湿的手指点了点小猫的头顶,而一旁雷狮早已把盘中新烤好的烤串啃得差不多了,手裡的正是最后一根。


“牠喜欢你。”

雷狮嘴裡食物还未吞下,话语模煳不清的像是烤肉架那升起的一缕烟,在黑夜中稀里煳涂的就没了,只留下肉串香味在身上久久不散。


“你也是。”

安迷修没指明,两人心裡都有个底,但也倔强的不轻易说出那些肉麻字句。


雷狮终于嚥下食物,竹籤上只剩最后一块,他蹙眉沉默几秒,站起身轻轻踢了踢对方的屁股。


“再去烤几串。”

“……喂,我都还没吃到?”


安迷修睁大双眼震惊对方的速度,平时吃饭可没有那麽快,就只有吃烧烤时和颱风过境似的神速,看起来巴不得自己独吞这一桌新鲜又高档的肉串。


小猫估计也为安迷修抱不平,冲着雷狮喊了一声咪。


雷狮瞥了一眼身旁某人,又瞪向脚边的某隻小猫,在心裡暗自翻了个白眼后,张嘴咬着最后一块肉的一角,将其从竹籤上咬出,在安迷修失落的死死盯着最后那块肉时,把竹籤丢进还在燃烧的烤网下,转回头一手把安迷修拽起,就着对方因反应不及而张开的嘴直接对上,舌尖把熟透的肉块往对方的口中推,离去时还肆无忌惮的在对方下唇舔了一下。


安迷修也不是完全愣住,他很快的就反应过来这就是个肉串快递兼自家情人罕见的主动亲吻,便一手压上对方的后颈,将这个满是咸甜烤肉味的吻加深,完毕后一边嚼着莫名其妙成为亲吻乐趣的可怜熟肉,转身给自家爱人料理去了。


雷狮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低头一看才发现那小猫居然还坐在那儿望着他,歪着头不明白两个热恋中的男人有着什麽样的浪漫,一隻前爪在空中虚虚的抓。


他先是咋舌,又蹲下身抓住小猫的小爪子轻轻捏了捏再放下,小猫不明所以,甚至忘记要挣扎,回过神这人类已经低下头,伸出食指敲了敲牠的小脑袋瓜。


雷狮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单单是用唇语警告。


他是我的。

他喜欢我。


 
评论(2)
热度(29)
© KziKzi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