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假想敵

>《凹凸世界》同人-安迷修X雷獅BL向
>演藝圈paro,演員安X歌手雷
>OOC注意

導演已經喊卡,眾人屏氣凝神,不敢鬆懈,直到聽到“過!”這麼一句話,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飾演對手的演員甚至瞬間癱軟在地,只因為這是這一部劇的最後一場戲——此刻有人高呼殺青,幕後人員拿出早就備妥的香檳,眾人疲勞的隨時可以就地入睡,卻還是興高采烈的開啟派對。

意外的是,沒有人發覺飾演男主角的安迷修還沉浸在角色的情緒之中,淚水還在眼眶裡打轉。

方才戲裡劇情,是男主角所心愛之人——也是痛恨之人,死於自己手中刀刃。道具血液染紅了他的雙手和戲服,甚至有幾滴逼真的噴濺在他的臉頰,看著還有些驚悚。

他知道入戲太深不好,得將現實與戲劇自由抽離,可是他不得不承認,自己似乎犯了大錯。

他將男主角的對手,想作是雷獅。

以自己的冤家作為假想敵似乎沒有什麼不對,可錯就錯在於,他似乎和男主角一樣,對自己的敵手產生了妙不可言的情愫……

不,不會的。在一開始將雷獅假設為男主角……不對,在一開始將男主角假設為雷獅時,他還信誓旦旦的告訴自己絕對不會出什麼差錯。不可能,絕對不會。

然而在導演喊了“卡!”的瞬間,他就察覺到自己在起點就走了岔路,雙腳一不小心陷入了沼澤,已經為時已晚。

他會在本該在腦裡模擬劇情發展時,無法避免的想到第一次看雷獅上台唱歌,只有短短幾秒(更久也說不定),等回過神才發覺自己的嘴角彎起了弧度,好像他著迷於那首,雷獅愜意的彈著吉他、在台上哼唱的輕快歌曲,又或者他迷戀的是那人享受音樂的模樣。

他從不在模擬劇情的時候分心!他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早就晚了,他已經認識雷獅。他會無法自拔的在任何時間,想起一幕幕昔日景象:他和雷獅拌嘴的時候、在超商看見雷獅擔任封面模特的雜誌的時候、看雷獅和他的樂團一起登台演唱的時候、他和雷獅在一次誰的聚會、兩個人喝著酒難得冷靜談論未來的時候……

然後在那一天拍攝,他又再度分了一會兒神,聽見導演小聲的拍手叫好著“就是這個情緒,就是這樣!”然後就是無縫銜接的開拍,也是從那時開始,他把“雷獅只是假想敵”作為藉口,自以為沒有紕漏的將情感掩埋。

腦裡還反覆跳躍著那一幕,他將刀捅進對手腹中的短短一瞬,仿佛能來回播放一世似的。他的雙手不自覺的顫抖,手中的道具刀一時沒拿穩,哐當兩聲掉落在地,跟著灑了幾滴假血漿,剎那間血紅吸引了他分神的目光,他直愣愣的盯著那幾滴假血,仿佛那真是誰流下的,又像是頃刻綻放的嫣紅玫瑰花瓣,悄然無息的將他的體溫捲走,他能感覺到自己的手指逐漸冰涼,淚水也奪眶而出——

突然一陣冰涼襲擊他的臉頰,將他沿著臉頰滑下的淚水無聲掩蓋,與凝結的水珠一起滴落在他的手上。他被激起雞皮疙瘩,還沒緩過來,馬上就聽見熟悉的、差點讓他心臟從喉間蹦出來的聲音:

“喂,你幹嘛。”

“……雷獅?”安迷修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男子,有點不確認的歪著頭,又小心翼翼的問了一次:“雷獅?”

“你是傻了?一殺青就認不出我了?”雷獅收回了冰水,蹙眉瞇起眼上下打量著對方,心裡想著自己這次突然來探班是不是太唐突,真把對方嚇傻了——不過他也沒那心思提早通知,他只是聽聞今天安迷修他們劇組殺青,心血來潮拐了個彎過來看一眼,順道看看……這人入戲後會是什麼樣子。

就只是順道看看,只是如此,而已。他想。

冷不防地,一隻手撫上他的臉龐,他嚇了一跳,回神就見安迷修抬眸看著他,單手捧著他的臉,深情款款的望著。

“……”雷獅覺得自己特別沒出息,竟然感覺到自己好像心跳落了半拍。一直等到有點不耐煩了,才開口問道:“看夠了嗎?”

“我喜歡你。”安迷修回答。

這句答非所問的直球讓雷獅差點兒沒緩過來,手指僵了一下,拿在手裡的那瓶水滑了滑,還好他馬上反應過來,差點就掉在地上了,連忙扭開瓶蓋快速的灌了兩口壓壓驚。

“你……你入戲太深?”

“可能吧。”

“那也別抓了人就表白啊!”

“喜歡你是真的。”安迷修很認真的說。

雷獅一時半會憋不出一句話,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又閉嘴轉身捏著鼻樑苦惱片刻,嘆了一口氣轉回身,咬牙切齒的悄聲在安迷修耳邊說:“你是演員,我是歌手,我們是公眾人物,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表白,心心念念就能在一起的行嗎?”

安迷修注意到了,對方並不是拒絕他,也不是嘲笑他的情感,而是想得更遠——藝人交往後會掀起的軒然大波。

這代表雷獅其實想過這個問題:
如果他們交往的話。
這麼推敲下來……

“所以你也喜歡我?”

“……”雷獅被一語中的,愣了愣,隨即一咬牙,直接把手中冰水強硬地塞到安迷修手裡,朝著外面吼了一句“我有事先走了”,就這麼狼狽的落荒而逃——至少在安迷修眼裡是這樣的,其他人都以為雷獅是真的忙,得先行離開,還有好幾個人對著他喊“雷總加油工作辛苦”。

安迷修沒漏掉對方泛紅的耳尖,只覺得雷獅惱羞成怒的樣子還挺好玩,以往兩人鬥嘴時都沒看過,如今因為一句表白、一句拆穿讓他看到了,心裡輕飄飄的。

一放鬆下來,腦裡想法也開始像是萬馬奔騰,開始往歧路奔去,似乎從來都沒有能讓他如此精神的胡思亂想。

助理捧著他的手機走了過來,說是剛剛有訊息傳來。

安迷修應聲接過,解開鎖屏密碼鎖,跳出了幾秒前才傳來的未讀通知:

—話先落在這,你敢先暴露,你就完了。

意思是“如果交往的事情因為你而暴露你就慘了”。
也就是“行,算你狠,交往就交往”。

安迷修琢磨出這一絲暗藏的意味,嘴角微微上揚,單手打字:

—行
—要不今晚來我家討論對策?

 
评论
热度(15)
© KziKziK|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