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赛】二分之一

1.

 

咸海淹没了他的眉眼,泡沫在他身边四处逃窜,一时间压根儿看不到四周的处境。

赛科尔突然想起了,人类在海里可不能呼吸。

 

2.

 

直到腥咸海水灌入鼻腔,他才想起要憋气。

猝不及防的下水让他措手不及,手脚胡乱地拍打想要寻找能抱着的物品,还好一下子让他摸到了一块飘在水面上的木板,他双手撑着木板奋力一跃,才得以跳坐到这还能支撑住他的大木板,趴着将充斥在胸腔里的所有死咸呕出,鼻子里分不出是铁锈般的血味,还是海水本身惹人厌的味道。

 

等到恢复正常呼吸,他才意识到原先跳上去的那艘东国船只已经被击沉了。

 

维鲁特呢?

……哦,他没来。

 

3.

 

赛科尔一向讨厌下水。

即使深海里也是漆黑一片,可是他不愿踏入那片水影。

没有为什么,他就是不喜欢。

就像他为什么喜欢维鲁特一样,没有为什么。

 

维鲁特不知道他这一次的任务,他还在他的老师那里,钻研他后天获得的神力。

 

当赛科尔得知维鲁特获得神力,心里却是喜忧参半。

喜是因为维鲁特再也不会被说那些无非是「克洛诺家的少年居然没有神力」之类的闲话(即使维鲁特并不在乎);忧是因为这样维鲁特遭遇到的危险会比往常还要多上好几倍、好几十倍。

 

可是维鲁特有了神力,自保能力一定会更强,对吧?

本来也不怎么需要担心他。

倒是维鲁特成天怕他惹麻烦……

才不会的好吗!

小爷我什么人!我可是暗影之子!

 

4.

 

这一次的任务,是除掉从东国偷渡来的刺客。

赛科尔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笑了。哟,杀了同业?行吧。

 

那一天月亮很圆,他们两同一宿舍,一起在宿舍阳台看着夜空,美其名赏月,不过也就是意思意思吹吹风。

赛科尔微微偏头,用余光看着身旁的人,银白发的少年注视着圆月,双眸深邃,隐约还能捕捉到一丝难以察觉的温柔,甚是好看。

 

赛科尔鬼使神差的用手肘戳了戳维鲁特:嘿,男神,今天的月色真美。

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笨拙情话。

 

维鲁特盯着他好一会儿,半晌后才回道。是啊,很美。

 

维鲁特听出来了吗?

赛科尔不晓得,直到他一只脚踏上了船只,抬头才想起来他当时应该是想说,我有个任务要先离开一下子。

 

5.

 

不会有人去提醒维鲁特他的离开,也没有人会在意他是否离开。

会在乎一道影子的人很少,维鲁特是少数。

初遇时便被绑在一起的两人,对方的稚嫩到成熟或是依旧,都看在各自眼里,没日没夜刻在心头。

 

嘿,他居然比我多长了几寸身高!他是不是偷喝了什么神力药剂,这不可能!

他变得更厉害了,不过还是比不上小爷我,哼哼!

他还是一样好看。……卧槽我在想什么鬼啊?

认了吧,赛科尔,你的初恋是自己的搭档,是个爷们儿。

嗯,他还在。

 

不过现在维鲁特可不在。

汪洋大海,一望无际,不会游泳的赛科尔,蜷在载浮载沉的残骸木板,全身湿漉漉的,衣物黏在肌肤上着实难受,此时甚至吹起海风,惹得他一身颤抖还打了两个喷嚏。

 

还小的时候曾经听闻,若是连续打了两次喷嚏,就是有人正思念着自己。

 

会是维鲁特吗?

赛科尔没头没尾的想。

 

然而迎来的是毫不意外的,气温骤降的夜晚。

还有让人意外的暴风雨。

 

5.

 

维鲁特的眼皮突然不受控的跳了跳,太阳穴疼得像是在大声叫嚣,厄运即将到来。

他突然想起赛科尔已经一整天没有来找他了,这很不寻常。

他抬头望向夜里那轮明月,想起了昨天赛科尔说的那句,今天的月色真美。

 

赛科尔大概不知道那句话里隐含的小小心思,估计也没听出他那句「是啊,很美」代表了什么被藏到深海之下的情愫,维鲁特清楚赛科尔不会游泳,更不会潜进他心里深处,将他变质的情感挖出。

 

凡是人,总会有那么一两个脱口而出的时候。

那一晚他的确是没控制住自己的嘴,一不小心将冰山一角露出。

不过赛科尔应该不会听懂的,他那么蠢。

好吧,他在某些想法的确比谁都聪明伶俐,不过绝对不是在情商这块。

 

6.

 

谁都猜对只了一半。

不过没关系,二分之一加二分之一答案会是一。

那么简单的数学,连赛科尔都会,更不用说是学院里的白月光维鲁特。

但是这也算太久了吧?

 

7.

 

赛科尔醒来的时候倒在沙滩上,海浪一波一波拍打着他的脚踝,脚掌早就被海水泡肿了。

也是神奇,他被浪潮打回南国岛屿了。

……这还真他妈牛逼。

 

他双手撑着沙地站起,四肢因为久未伸展而感到酥麻,好一会儿才稍微恢复知觉。

左顾右盼,他发现这个地方他认得,之前曾经和维鲁特来过。

他和维鲁特去过很多沙滩,这里是少数单纯閑晃才来的,就在去年暑假,维鲁特逼着他把暑期作业都起码填完选择题空格后,他拉着维鲁特来的。

 

8.

 

据说这里能看见海妖,亘古不变的荒谬传说,但赛科尔以追逐这些荒唐为乐,而且乐此不疲。

 

那天他们没有遇到海妖,但是当夕阳西下,这里的海景特别美。

橙黄色光晕映在海面,波光粼粼,天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红,天色也逐渐变暗,最后咕咚一声,太阳落到海平线之下,夜空早已是一片星光闪烁,浪漫的很。

 

赛科尔当时甚至提了一打啤酒——穿着便服很少人会怀疑他们还是高中生,起码维鲁特的神情成熟的不像,看着更像是还年轻的社会人士。

 

那一天,维鲁特很难得的有接下赛科尔抛来的啤酒罐。

都准备好被退货的赛科尔张了张口,好一会儿都没说出话。

 

怎么?

不不不,没事,你喝,喝到醉倒都没关系!

 

维鲁特轻描淡写的瞥了他一眼,举起酒罐微微仰头,饮了几口。

喉结动了动,滑顺的线条曲线让赛科尔喉咙一紧,跟着吞了口唾液。

 

9.

 

结果赛科尔是先喝醉的那一个。

一打里面他喝了一半以上,维鲁特倒是只喝了两罐还三罐吧,剩下的最后不知道去哪了,好像是赛科尔醉醺醺的把酒罐当作漂流瓶,随波逐流,一直到沉浮的小黑点消失在黎明之前。

 

希望,希望它们能找到有缘人、嗝。

 

赛科尔转头对维鲁特傻笑,月光洒在他的肩头,灰蓝色的乱发还不小心沾到了白沙,但维鲁特不知道怎么说他了,只是看了一眼,心里却有一小块地方瞬间坍落,将他砸得一塌糊涂。

 

维鲁特无奈的回他一个勉强的笑容,招了招手要赛科尔回来。

赛科尔愣愣的坐到他身边,歪着头,难得的乖巧。

 

估计是自己也喝醉了,维鲁特突然伸手压住赛科尔的后颈,柔软的触感上还有着湿润的酒气,让维鲁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以后还是不要答应赛科尔喝酒比较好。

 

10.

 

维鲁特得知赛科尔有个独立任务,甚至在海上失去行踪这件事,已经是隔天傍晚。

不得不说,昨天一整天他都没看到赛科尔,居然让他有点坐立难安,没想到还真的出了事。

 

人呢?他拽着来传话的人问道。

不知道啊,船都被击沉了,说不定已经……哎,哎!人跑那么快干什么!话都还没说完呢!

 

维鲁特平常不会跑步的,除非有急事。

例如逃亡,例如赛科尔。

 

赛科尔!

 

11.

 

宿舍门被用力一甩,撞在墙上发出巨大声响,惊动了窗外树梢的麻雀,全部都吓得拍拍翅膀飞窜离开,留下一身狼狈的某人与维鲁特面面相觑。

 

呃,嗨,兄弟?

 

赛科尔正要脱下还没全干的背心。

从沙滩回到宿舍并不用花他太多时间,而且全身湿黏黏的搞得他很不舒服,一心想着回来换个衣服再去找维鲁特,装作自己很好的样子,结果背心才拉到脖子处,维鲁特就冲了进来。

 

脱也不是,穿也不是。

……有够尴尬。

 

你先转身一下,我要换衣服,你等等。

 

维鲁特才不理他,自顾自的迈开脚,大步往赛科尔走来。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紧紧抱住。

赛科尔觉得自己快被揉进对方怀里了,要快被折断了——

 

停!停!投降!喂!赛科尔在内心里高喊。

不过实际上他没有这么做。

说实话,他很享受这个差一点就让它窒息的拥抱。

 

蠢得要命。维鲁特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着。

我这不是回来了嘛!赛科尔笑着回答,然而下一秒就被对方推开了,接着后颈被一手托住,一双眼眸瞬间靠近。

 

接踵而来的是一个吻,很纯粹简单的亲吻,没有那个迷迷糊糊的梦里,沾染一身的酒气。

 

赛科尔在那一刹那间才知道,在那海滩带着醉意的梦其实是现实。

 

稀里糊涂的赛科尔说了一句:「欸,维鲁特,听说今天月色——」

 

「我知道,闭嘴。」


-


睽违一年重新写维赛。

希望没那么ooc了。……

我是真的不会取篇名。

老样子,有什么建议意见都可以告诉我。

共3000字,写了大概一个半小时(吧),算顺利,但还不够。

这一篇很纯粹是因为成功推了三位太太入时之歌坑、师生美展的海报设计入选了、中文检定的中高级过了,心里有些欢喜就写了。

写完才想起被醉翁之意支配的图学地狱。……(毫无相关。)

我想开车。


 
评论(2)
热度(52)
© KziKziK|Powered by LOFTER